我的學徒時期(二)辛酸的鍛鍊

初初接觸髮型的工作,最困難就是練習洗頭,因為手指、手碗的關節和肌肉還未習慣這種工作。而且因為經常彎腰,亦會有腰痛問題;生得高的人的腰要彎得更低,自然也會更疲勞。

 

另外,在未有Dyson、Parlux等新技術風筒出現之前,salon風筒都是較重形的。而每天我會使用風筒的時間都很長,如果遇到很長、很多頭髮的客人,手執風筒的時間會更長。上班幾個月後,我用風筒的手瓜已經比另一隻粗💪🏼。即使後來成為了髮型師,也必須要常常用風筒。有七、八年的農曆新年,我都會筋膜發炎,每天都要食藥和用鎮痛貼。換了Dyson和Parlux風筒實在幫了大忙。

(攝於2016年)

 

以前學習染髮、電髮,主要都是使用歐洲產品。歐洲產品不及現時流行的日本產品溫和,很容易會侵蝕到皮膚,令皮膚變乾,尤其是在冬天,一定會「爛手」。手指關節的皮膚因為經常活動,龜裂情況會特別嚴重,每次洗頭用暖水、熱水都會相當疼痛。所以我們所有人基本上都會隨身攜帶一支hand cream,每當有時間就會用。

 

其後,當我漸漸成為髮型師,又體會到另一種的辛酸,而這一種亦是我覺得是肉體上最痛苦的——頭髮碎。頭髮碎是無孔不入的,衣袋、襪、鞋都會有,平時回家後都必須要在門口打理好才進去。剪短髮的時候通常會用到剪髮器(電剷),頭髮彈走的時候,我們就在旁邊,有時候頭髮會直接插入皮膚,多數都是在手指、腳踝上中招。我有一次有一條頭髮彈了入眼,插在眼球,我用了一個多小時才能挑出來。自此之後,我剪短髮時有戴眼鏡的習慣。

(這一種可以直接用眉鉗解決,如果夾到一半頭髮斷了,或者插得太入,就會直接介開皮膚鉗出來。)

 

現在的我其實已經脫離了以上好幾項鍛練(除了頭髮碎),藉著不同優質產品和科技的推出,也能減輕工作上的困難。

 

我現在一星期中有一半日子都可以騰出時間吃午飯,但我以前很多時都因為工作而不吃午飯,我知道現在有有很多同行都是這樣,所以胃病在髮型業也是常有的。有時候一些客人來到,會自願等耐一點,令我有時間吃飯,遇到這些客人是十分窩心的。

#hongkonghairstylist #香港髮型師 #工作日常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